sbf266胜搏发官网_www.sbf266.com【欢迎您】

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sbf266胜搏发官网  ->  sbf266动态  ->  基层sbf266  -> 正文

爱国之魂,教育之光----记热心办教育的任岩松先生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5年08月03日 文章来源:【www.sbf266.com】    作者: 编辑:温州sbf266

  当你踏进任岩松中学的校门,两棵高大挺拔的雪松巍然屹立在我们的面前,遒劲的枝干,苍翠的针叶,迎风摇曳,自由舒展。它们是学校的创始人,瓯海的“陈嘉庚”——任岩松先生在任岩松中学落成典礼的时候种下的,25年的流光岁月,使它长成了参天大树。睹物思人,看到它,我们犹如看到任老先生矍铄的身影,慈祥的面容;看到它,我们仿佛看到了任老先生刚毅的品格,伟大的爱国、爱乡的精神。

  1.漂泊他乡艰难创业

  温州市瓯海区丽岙镇是全国著名的侨乡,方圆33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现有2.5万侨胞分布在世界20来个国家与地区。全球百名顶尖华人、著名的爱国侨领、旅法华侨俱乐部第八届、第九届主席,第十届名誉主席和永远名誉主席、任岩松中学创始人任岩松中学名誉校长任岩松先生就诞生这里的一个名叫任宅的小村庄。这个村庄背靠青山,面临小溪,祖祖辈辈靠耕种生息,19世纪20年代的旧中国,兵荒马乱,民不聊生,1912年4月13日。任老先就出生在这里的一户贫困的农民家庭。先生姓任,原名克台,号岩松。从小随父种田,上山牧牛割柴,10岁时上过3个月私塾,因无法供读就辍学了。12岁丧父,与母亲相依为命,年幼的他就挑起了家庭生活的重担,在面坊帮工,山里地里样样农活都干,还是难以养家。男大当婚,在任岩松18岁那年,母亲托人为儿子找了一门亲事,新娘名叫陈金妹,也是附近穷苦人家的女儿。第二年添了一个女孩,取名阿香。这时正值家乡连年旱灾,阿香的降生又加重了家庭的负担。任岩松听说邻村有些出国谋生的人,在海外混得还不错,为了一家老小的生计,他萌发了出国的念头。

  1933年7月,任岩松告别母亲、妻子和幼小的女儿,从温州乘轮船到上海,在上海十六铺码头,又乘外轮踏上远赴欧洲的漫漫征途。他万万没想不到,这是他与家人的永诀。等他日后有机会回国时,母亲、妻子已先后去世。经过35个昼夜的颠簸,任岩松先生终于在法国南部港口马赛登陆,接着又坐了一夜的火车,才到达旅途的终点——巴黎南部的里昂。任岩松先生的异国生涯从此开始。

  初到巴黎,他人地生疏,语言不通,只能和大多数刚到的华人一样,做些贩卖领带、丝巾、腰带之类的小本生意,地位低下,受人欺凌。而且还要时刻提防警察盘查。直至1937年,他才领到一份护照和工照,获得在法国长期居留的合法资格。后来他和同乡秦自勉、董去飞、潘方顺等12人合股在巴黎十二区开了一间百货批发公司,经营服装、丝巾、发带、皮包等小百货,品种繁多生意兴隆,为他以后在法国创业奠定了基础。1939年春,他从巴黎十二区转到二十区,与一位犹太人合股开办小五金工厂,产品销路较好,获利不少。但是好景不长,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了,巴黎落入纳粹德国之手,德军以中国将亡于日本为由,没收了他的工厂。他多年的心血化为乌有。艰难的经历使他深切地体会到:民族衰弱,侨民遭殃。在战火纷飞的“二战”期间,任岩松先生冒着危险,又做起了小买卖,在里昂到巴黎这段路上跑生意。老天可怜这个忠实厚道的年轻人,这时,他结识了从诺曼底逃难过来的法国姑娘茜梦南,先是两人合作做小生意。后来共同的命运使两颗受苦的心紧紧地系在一起。纯真的爱情象一泓甘泉滋润着他那枯竭的心,给他增添了重新生活继续奋斗的勇气。“二战”结束后,任岩松先生与同乡合股在巴黎三区开设了一家杂货批发公司。l950年,又与茜梦南开设了一间丝巾厂和一间丝巾批发商店。夫妇俩不断改进丝巾制作工艺,增加花色品种,提高产品质量,使产品在法国市场打开了销路。这间丝巾厂办了20余年,成为他发迹的根基。1975年,他们又经营房地产。凭着坚韧的意志和自强不息的精神,他终于在风云变幻的生意场上站稳脚跟,并走上兴旺发达富强之路。

  爱国之魂教育之光

  “身在西欧心向东,爱乡爱国志如鸿”任岩松虽然身在法国,但那颗游子的心却始终向着祖国。尤其是故乡,日夜令他无比魂牵梦萦。l982年,当时的丽岙公社教育还是十分落后,全公社没有一所初中、几所小学全都办在祠堂、庙宇里。21个自然村,没几个人上过高中,大学生就更不用说了。任老先生尝尽了没有文化的苦头,他心里多么希望祖国故乡的下一代个个都是知书达礼的读书人。一次,任老先生出席中国驻法大使馆举办的华人招待会,酒会伊始,放映新闻纪录片《南侨陈嘉庚》,清末民初南洋巨商陈嘉庚爱国兴学,矢志不渝,创建了集美学村。影片放完,年逾古稀的任老先生,眼睛里闪现出光彩,他激动地对旁边的姚广大使说:“真不简单啊!南洋有这么一位陈先生。”陈嘉庚的精神深深打动了任老,他又深情地说:“我没有文化,处处碰到困难,为了祖国家乡的下一代,我虽不能和陈嘉庚先生相比,但我愿独资在丽岙办一所中学。”喜讯传来,丽岙人民无不欢欣鼓舞,浙江省府和瑞安县府对此十分重视。在1982年秋,立即成立基建领导小组,瑞安县副县长陈高顺同志担任组长,副组长有:文、卫、体办主任饶德章、教育局长叶永生、侨办主任董定贤、丽岙公社社长虞光新;成员还有:张孝义、彭志来、万邦照、任成枢、邵炳柳、余昌仁。还专门成立基建办公室,原瑞安教育局局长叶永生兼办公室主任,由郑日形、邵炳柳、邵万滔三位同志具体负责基建工作。10月5日,任岩松先生专程从法国前来察看现场,首次捐资办学。翌年7月5日,又委托华侨俱乐部常委秘书杨荣贵先生归国商讨建校具体事项。经基建领导小组决定,教学大楼由瑞安县建设局负责设计,县建筑公司和丽岙公社建筑社共同施工建造。征用土地需经政府各有关部门审批同意。从生产队到省府,印章就有二十多个。基建同志一个部门一个部门的跑,三番两次的催,争取早日开工。最后由陈副县长亲自写信给省农业厅,由基建组派人送省厅盖印。1983年5月5日,大楼破土动工,翌年1月完成主体工程建筑。1984年3月14日举行落成典礼,任老先生亲临剪彩。是日彩旗招展,锣鼓喧天。国务院侨办,省、市、县统战部、侨办和教育厅、局,旅法华侨俱乐部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均派员前来庆贺。瑞安籍著名电影演员黄宗英在北京闻讯,即赴北京大厅拜访任老,在赠给任老的“赵丹书册”上题称任老是“爱国爱乡的楷模”,并题词:“情似瓯江水,心比岩上松”,落款为“瑞安娒黄宗英”。瑞安县委书记张桂生题词“身在欧西心向东,爱国爱乡志如鸿,他年桑梓添才子,育秀长怀贤任公”。温州市长卢声亮称任老是“温州华侨的旗帜”。当地群众称任老“越老越爱国”。任老说:“我爱国爱定了。七十多岁不算老,我还要为祖国做更大的贡献”。依照任老先生意愿,学校定名为任岩松中学。九十高龄的书法家曾耕西老先生,为任老至诚所感动,欣然挥毫为学校书写校名。市教育局还聘请任老为任岩松中学名誉校长。任命黄德春为任岩松中学第一任校长。至此,一所拥有现代风格,建筑面积为2650平方米的教学、实验、办公综合大楼巍然崛起在芙蓉山麓,渚溪水畔。她闪烁着海外赤子爱国兴教的思想光辉,她实现了丽岙人民长期来梦寐以求的愿望。地方党和政府、侨务部门都非常重视这所任老捐资创办的学校,就把刚开办的任岩松中学定格为温州市重点中学,高中面向瑞安县招生,初中面向丽岙、白门、梓岙三个乡招生,一流的教育资源惠普瑞安人民。任老先生成了捐资办学的领头雁。在他的精神感召下,丽岙镇在国外的华侨纷纷解囊为家乡办学捐资。白门的郑光富先生,丽岙的林加者林昌横先生,各为新创的白门中学和丽岙镇中捐资建造学校。接着,茶堂村的陈国华先生,任宅村的任光春、任克胜先生,(任岩松先生也参与在内),叶宅村的黄品修先生,下章村的林德标先生,姜宅村的郑光进先生,下川村的戴在鹏先生,下呈村的杨国秋先生等人在这段时间一起建造了12所小学,真是一花引得百花开,爱国精神放光彩。自此,丽岙镇好多村庄才结束了在祠堂、庙宇里办学的历史,丽岙镇教育才有了新的发展阶段。

  作为名誉校长的任老先生,身在法国,心系学校,他经常关心办学的状况,为了鼓励教学,他又出资建立学校教育基金会,对教育、学习成绩突出的师生以奖励。从1984年至2000年16年间,任老先生曾五次回校视察。l986年,他回校筹建学生宿舍;1989年,学校为任老先生塑了铜像,任老回校参加铜像揭幕仪式,与上级有关领导商议学校发展大计,并筹划建造学生餐厅兼礼堂和学校操场之事;1994年,学校举行十年校庆,任老先生偕夫人茜梦南女士回校参加庆典,他看见刚建筑好的礼堂、教师宿舍和操场,高兴得合不拢嘴。校庆期间,老先生耳闻目睹十年来学校取得的巨大成就,84岁高龄的他容光焕发、神采奕奕,午宴时,他一桌一桌地敬酒,不停地说:“感谢师生的努力,感谢政府的支持”。他对自己创建了任中,打了一个生动的比喻:“我只是生了个孩子,你们是奶娘,养大养不大,养好养不好全托你们了”。这语重心长的嘱托,重若千钧。钟校长告诉任老:学校要改革,市里已把我们学校作为改革的试点,要借您老人家的声望和学校的优势,走出自我发展的路子,目前学校上下同心,朝着省重点中学的目标努力!任老先生频频点头连连赞同。1997年12月,学校接受省教委进行省重点中学的合格验收,87岁高龄的任老专程回国,参加学校的晋级验收。验收期间,他老人家想学校所想,急学校所急,生怕上不了省重点,一次在车上担心地问省督学,我们学校的验收是否能通过?任老不会说普通话,省督学又听不懂丽岙话,两位说得十分费劲。原先任老怕学校发展太快,使校长担子太重,告诉校长不要口气太大,慢慢来。这次回来,从94年至97年三年内,学校盖了那么多房子,欠了一些钱。任老说自己已经没有能力再支持学校了。他就好像自己欠了债一样,再三跟张女珍副市长说“一定要解决好学校办学的经费困难,不然的话,我会放不了心的。”任老是我们学校实实在在的一员,他与我们共患难,同享受,共焦虑,同欢乐,当他知道学校没有水时,就嘱咐水厂保证供应;当他得知学校升学率年年稳步上升时,他高兴得眉开眼笑;他还推荐巴黎华侨子弟到学校举行夏令营联谊活动,向欧洲时报,法国华侨华人会介绍学校办学情况。校庆期间,任老夫妇到一个个教室与学生见面。他们每到一个班级,同学们掌声雷动。他亲切热情的鼓励同学们:“要勤奋,要吃苦,本领学起来是自己的,别人拿你不去”这简朴的语言,是他们一生经历奋斗的结晶,也道出人生成功的真谛。

  多年来,任岩松中学的全体师生始终不忘老先生的嘱托,学校朝着既定的目标健康发展。1992年学校由一所完全中学变成独立高中,拥有30个高中教学班,一千四百多名学生,一百一十多名教师。1997年评上省三级重点中学,2000年评上省文明单位。现在已是省二级重点中学,正向着省一级重点中学迈进。学校教学质量卓著,在温州市原有的18所省重点中学中,综合成绩曾经排名第六,很长一段时间位居第八、第九。办学25年来,从任中出来的六届初中毕业生,23届高中毕业生,共有一万三千多人,他们大都上了大学再深造,现在正在祖国乃至世界各地的各个岗位上发挥重要的作用。为了适应现代化学校发展的需要,任岩松中学就要迁址,新校址拥有180亩土地,政府投资1.7个亿,现在正在兴建。无论星斗转移,岁月变迁,任岩松先生建校育才的功绩永垂千秋!

  2伟大的人格光辉的榜样

  2000年3月24日0时5分,(北京时间)我们任岩松中学的创始人、学校的名誉校长任岩松先生在法国巴黎国立医院逝世。享年90岁。唁电传来,任中的全体师生失去了这么一位亲人,万分悲痛,1999年9月,我们钟校长去巴黎探望任老的时候,他还说明年春天回校看望大家,可是,我们盼不到他熟悉的身影,却接到了震惊的噩耗。为了缅怀任老先生,学校在他去世三天之后与法国巴黎同一时间,在学校操场隆重召开追悼大会,参加追悼会的有省、市政府和统战、侨务部门的有关领导、任老生前的亲朋好友、学校的全体师生。学校的主楼上挂着黑底白字的条幅“沉痛悼念名誉校长任岩松先生”,追悼会场上两边挂着“缅怀先公恩泽厚、痛失任老桑梓哀”对联,任老先生的铜像摆放在松柏和鲜花丛中,会场上哀乐低廻,挽词悲切。有关领导、全校教职员工、学生代表都上前向任老铜像鞠躬、敬献白花,各班向任老敬献花圈、花篮,寄托大家的哀思。

  任老先生的一生是光辉的一生,1987年至1999年他连任八、九、十届旅法华侨俱乐部名誉主席和永远名誉主席,被誉为全球百名顶尖华人。他多次应邀参加国家的重大活动,1959年他偕夫人参加国庆观礼;1966年他受国务院侨办的邀请,参加五一劳动节盛大招待会,受到叶剑英等国家领导人的接见;1994年,在法国巴黎旅法俱乐部,正在法国进行国事访问的江泽民主席,热情地接见了已届耄耋之年的任老先生。江主席对任老的爱国兴教精神给予充分的肯定和高度的评价。据任老说,会见中他有一个深深的遗憾,就是自己不能用普通话和江主席交谈,而温州话呢,江主席又很难听懂,于是任老只好说法国语通过翻译和江主席交谈。两位地道的中国人,要借助他国语言来交流思想和感情,任老说这是他最大的遗憾,鉴于此,任老在校庆讲话中告诫任中的学子们,“一定要把普通话学好,爱祖国首先要掌握好祖国的语言文字”。

  任老先生十分爱国爱乡,他为家乡的公益事业作出了很大的贡献。丽岙家乡四通八达的道路、桥梁、凉亭大都有他的捐赠。八十年代,他为家乡购买拖拉机、化肥;为丽岙医院添置医疗器械;九十年代,他为温州大学建造了任岩松礼堂;为家乡造自来水厂;在14号强台风等灾难面前,任老先生都慷慨解囊,救灾扶贫。

  任老先生生前在海外生活70多年,但他热爱祖国,忠于祖国的痴心依旧,一次记者问他:你为什么不入法国籍呢?先生说:“我是中国人,虽然在法国生活了这么多年,但我永远是中国人,我只认我中国一个国家。过去中国这样穷,为了生活,我才出国。现在要不是老太婆在中国生活不习惯,我真想回来。”

  在改革开放初期,家乡人民生活还很穷苦,任老带夫人回乡,乡亲们这个来讨钱,那个来拿东西。任老夫人听不懂中国话,只看到这么多的人进进出出有点烦乱。任老不愿我们中国人在外国夫人面前丢脸,他对夫人说:你回来很体面,这么多人都来请我们俩吃饭,我怕麻烦,也怕他们破费,于是都将他们拒绝了。他的夫人半信半疑地问:那我带过来的几件旧衣服,他们都抢着拿,他们都没有衣服穿是吗?我们的任老说:“不是他们没衣服穿,我们中国人有个风俗,拿着有福气的人用过的东西,穿过的衣服吉利,他们说我们是有福气的人,所以这样抢着要”。这样得体的解释才使夫人信服地笑了。我们的任老“一家女儿争两边气”,充分显示了他对祖国、对父老乡亲的骨肉深情。

  改革开放二十年来,我们的任老,这位过去因祖国贫弱受尽洋人白眼侮辱的海外赤子,每次回国看到祖国面貌日新月异,他由衷的兴奋,他感慨万千地说:“祖国变化也真是够大的,我可以断言:只要十年、十五年以后,我们中国一定会比法国好,你们把我这句话记住,你们看,我一定会说对的。”他对祖国繁荣发展的喜悦和对未来美好前景的憧憬,也深深在感染了他的夫人,在任中十年校庆期间,茜梦南夫人向校长竖起大拇指说:“中国人聪明,中国有希望,用不了几年,要比法国好!”

  先生他一生勤劳节俭,艰苦奋斗,继承了我们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他和夫人两位老人年龄到了八、九十岁时,家务活还自己动手,不雇保姆,自己开车,不雇司机。他们省吃俭用,不沾烟酒,饮食简单,常喝自来水,一天二餐面条。碗里剩有一粒饭也要吃完。大衣穿了十多年了,前襟袖口的毛绒掉光了,还在穿,穿破了的背心汗衫还舍不得丢。在十周年校庆期间,夫妇不住温州华侨饭店的高档房间,在我校礼堂二楼住了一个星期,还谐趣地说:“我们俩老要在学校给布置的新房里再次结婚”。

  先生他一生孝敬父母,是个好孝子。他每次回来,父母坟头必上。向父母默哀,献花圈。学校领导也于每年清明节,带着高一的学生为任老的祖坟扫墓,这已是学校活动的惯例。任老父母坟头石碑的碑文铭刻任老对父母哺养育之恩的感激,记载着他为母亲临终不在身边,不能扶柩送上山而内疚。坟前大书“孝”“思”两字,告诫人们“富而思源”、“怀念先人”。抚今思昔,先生创办任岩松中学,他为家乡、为祖国建设事业和促进中、法人民的友谊作出的突出贡献,将永远记载史册;他的爱国主义精神,勤劳俭朴,热心公益的崇高品德,将千秋传诵!

  原瑞安县委书记张桂生在任中的十年校庆一首《七律》诗中写道:“丰功卓识传千古,陶铸英才胜万金”,让我们学习先生崇高品德,继承先生报国遗志,把任岩松中学的爱国主义旗帜举得更高,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瓯海sbf266)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